::好消息宣教会::通知::Notce
  • 发表于 : 15-03-12 09:11
  •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  发布者 : GNN_xzh
    • 阅读 : 2,205  
    • 2014年的圣诞晚会结束了,但我心里涌起的感动和幸福久久不能退去。从选节目、排练到演出,感谢和幸福的泪水一直在我心底涌流。



      从几年前开始,妇人姊妹们的舞蹈就由我和另一位姊妹负责。今年选舞蹈时,牧师让我们跳《这一生最美的祝福》。看过视频后,我心里有些抵触,因为要穿韩服跳,而且节奏太慢,舞蹈动作又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因为一些事情心里一直论断仆人,却不想亲自走到仆人面前去寻问。我的心黑暗到了极点,一度想离开教会。从那以后,教会里一点点小事都会成为我论断和敌对的条件。我心里就像炸开了锅似的,可是外表还装着跟随。心又难又累,几乎到了承受不了的程度。
      但感谢的是,神知道我的一切,他从来没有丢弃我,虽然我这么悖逆、愚顽,但他一直细密地引导着我。

      有一次,我在网上听了朴牧师讲的《马太福音》22章的内容。牧师说:“我传了50年的福音,感受到了话语是那么的有能力,但我们总是被撒但欺骗,一直藐视、践踏话语。3节说,被召的人不肯来赴王的筵席。他们为什么不肯来呢?跟随这样的心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只能遭到灭亡……”

      听这样的话语时,我在神面前仔细察看了我的心。我发现在这末后的时代,魔鬼做的不是别的,就是让我们通过自以为的正确敌对教会和仆人,敌对神。魔鬼寻找一切机会,把对神仆人的论断和敌对拼命地往我心里塞,吞噬着我的灵魂。魔鬼的做工太可怕了。我意识到,如果我再固执下去,只能堕落、灭亡。因此传道士给我打电话询问圣诞舞蹈的事情时,我说听牧师的。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排练。

      牧师和师母从外地回来后一直讲着关于悔改的话语,我越听越感谢。牧师讲了《路得记》1章的内容。拿俄米的心悔改了,从摩押地回到了伯利恒。牧师说,信心有两种。一种是经历神、被神使用后心里产生自信,这种人一开始相信自己,之后就会产生想法、论断和埋怨,再后来就会敌对教会,甚至离开教会;另一种是经历神、被神使用后不再相信自己,发现“我尽都是恶,没有我做的”之后相信话语。第一种信心是假的,越过信仰越往与神相反的方向走,越来越像宗教人,而且一直向圣化的方向发展,想依靠自己的努力变得完全,离话语越来越远,心越来越失去力量,最后成为
      “麻风病人”。如果没有正确的悔改,福音就会变质。

      师母也在主日礼拜和妇人会上多次做了见证。她说朴牧师让她们做500次见证,不断地见证所听到的话语,之后再听、再整理心、再做见证,一直见证的时候心就会变化。

      我深深地感受到,神知道我的心,神在拯救我的灵魂!听着牧师的话语和师母的见证,我心里总是默默地流泪。神真的怜悯了我啊!我也张开了紧闭的嘴,向师母倾吐了压在心底的话。师母准确地告诉了我想法的根源,以及魔鬼借着虚假的想法做工的部分。

      不久,我去香港参加了修养会,通过交通神彻底解开了我的心结。虽然环境没有任何改变,但是神彻底打碎了魔鬼的做工,改换了我的心。真是太感谢教会、太感谢神了!神又一次把我的灵魂从死亡里拯救了出来。

      牧师们的话语如出一辙,像涓涓细流一样流进我的心田,引领我的心悔改。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讲师牧师的话语。他讲了《罗马书》7章11节的内容。罪趁着机会,藉着诫命让我死,我认为正确的和我的良心让我死。

      讲师牧师说,没有一个人不是靠着教会得到救恩的。信仰生活也是如此,教会使我们的灵魂警醒,使我们与神连接。教会是我们看得见的神。我们总是喜欢在自己里面悔改、打造自己,这好像能让我们蒙恩典,但实际上会让我们变得散漫、堕落。在教会里做工的神常常不符合我们的心,但是能让我们的灵魂苏醒,使我们过信心的生活。听着这么分明的话语,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是啊,我一直像《传道书》9章3节里讲的那样,心里充满了恶与狂妄,像疯子一样生活。只有神,只有话语能让我过上正常的生活。

      从香港回来后,妇人们的舞蹈已经基本成形了。看着姊妹们那么辛苦地练习,我以为今年可以平安地度过圣诞节,不会像往年排练时那样又吵又闹、又争战又觉得委屈……虽然每年圣诞节都蒙恩典美好地结束了,但是一想到其中的艰辛,我心里总想逃避。“今年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啊!”但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临近晚会正式演出还有十几天的时候,一个姊妹突然有了流产先兆,需要卧床保胎;另一个姊妹
      在练习的过程中因为生气“罢工”了;还有一个姊妹租的房子出了问题,她每天都要出去找房子,不能来练习……面对这些问题,我的心都快碎了,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我给师母打电话说了这些情况,可是师母说没事,继续排练就行,到时候她们都会回来的。可是看环境,她们怎么可能会回来呢?师母说的这是信心的话吗?“为了圣诞节那天演出能够正常进行,怎么也得找几个候补演员吧?” 我这样问师母,可是师母说不用。

      我心里一点力量也没有,只能无奈地继续排练,但是神奇迹般地打开了道路。卧床保胎的那个姊妹脱离了“病床”,坚持来练习了,肚子里的胎儿直到现在都很健康;罢工的那个姊妹第三天就不“罢工”了,回来后她整个跟换了个人似的;忙于找房子的那个姊妹的丈夫虽然不信神,但是天天推动她来练习舞蹈,后来神完美地为他们解决了房子的问题。

      虽然魔鬼总是往我们心里塞进忧虑、埋怨、愤怒、纷争、痛苦以及想努力做好、树立自己的心,但话语终究会打碎魔鬼的做工。我本是魔鬼的子孙,是神的仇敌,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不可能相信神,但是神没有撇弃我,一直在寻找我,使用我。

      看着姊妹们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一刻,我和她们同样在心里流下了感谢与幸福的泪水。神赐给了我们十六个人“这一生最美的祝福”,那就是主耶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