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宣教会::通知::Notce
  • 发表于 : 14-08-18 13:49
  • 信与爱——选自马丁·路德著作《基督徒的自由》(9)
    •  作者 : GNN_gracia…
    • 阅读 : 2,288  



    •       这样,从信里面就流出爱与在主里面的喜乐来,从爱又流出喜乐,愿意,与白白的心来,乐意服事他的邻舍,不计报恩与负恩,不计毁誉,不计得失。因为人服事人,不是叫人负报答的责任,他无分朋友仇敌,他不望他们感谢或不感谢;他乃是出于甘心乐意极其慷慨的心舍他自己,舍他的一切,但不计他所舍的有无酬谢。因为正如父所行的一样,怎样丰丰富富将一切分给众人,叫祂的太阳照好人也照恶人(太五:45),祂的儿女也照样以白白施舍的喜乐之心行一切事,忍受一切,这是他的快乐,他藉着基督看见将一切大大的好处赐给人的上帝也是如此。
            因此,我们若认明了所赐给我们的这些大而可贵之事,就如保罗所说,圣灵要将爱浇灌在我们心理(罗五:5),这爱要使我们成为慷慨,喜乐,有力量的工人,能胜过一切患难,作我们邻舍的仆人,然而又是万人之主。但那些没有认明藉着基督所赐给他们这种恩赐的,基督就徒然降生了;他们在善事上执迷不悟,终久不能尝到这些事,觉悟这些事。正如我们的邻舍怎样缺少,怎样需要我们所富有的,我们在上帝面前也怎样缺少,怎样需要他的恩典。因此我们的天父既藉着基督白白的来帮助我们,我们也应该藉着我们的身体与身体所行的帮助我们的邻舍,各人都仿佛要以自己当作基督待人,叫我们互相作基督,也叫基督在各人身上无有分别;那就是叫我们都作真正的基督徒。
       
      基督徒白白服事人
            这样,谁能参透,基督徒生活的丰富与荣耀呢?祂能作万事,祂富有万事,一无缺乏;祂是管辖罪恶死亡,地狱的主,但又同时服事众人,谋众人的益处。但可惜,在我们今日,这一个生活,世界各处都不闻不知了;没有人传这种生活,也没有人寻求这种生活。我们全然不知道我们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是基督徒,或为什么佩着基督徒的名。我们从基督得名,一定不是因为祂在我们以外,一定是因祂住在我们以内,那就是,因为我们相信祂,互相作基督,待邻舍如同基督待我们一样。但在今日人教训我们不求别的,只求善工,报价,与凡我们自己所有的;论到基督,我们把他当作一个工头,比摩西更严厉多了。
       
      信的榜样—— 童女马利亚
            论到这样的信,我们有一极好的例,就是那可称颂的童女马利亚。照路加二章二十二节所记,她虽然没有被律法束缚,也不必行洁净礼,但她仍遵着摩西的律法,照一切妇人的样式,行了洁净的礼。但她是出于自由与甘心情愿的爱,服在律法之下,要与别的妇人一样,免得她得罪或轻看他们。她不是因这一件事称义,她已经是义的;她行这事,只是出于自由与情愿的心。我们作事也应该如此,我们不是要因这些事称义;因为我们既已因信称义,就应该为别人的缘故用自由与喜乐的心行一切事。
       
      保罗 
            圣保罗许他的门徒提摩太行割礼,也不是因为割礼是提摩太称义所必需的,乃是他不愿意得罪或轻看那些在信上软弱,还不能领会那信的自由的犹太人。但当他们轻看信的自由,一定看割礼是称义所必需的时候,他就抵挡他们,不许提多行割礼(加二章三节)。因为他怎样不愿得罪或轻看凡信心软弱的人,暂时听从他们的意思,也怎样不愿信的自由受固执己见以行为称义之人的触犯或轻看。他拣选一条适中的路,一面暂时担待那软弱的,一面却拒绝那固执的,为要使他们改变,同归于信的自由。我们所作的也应该用此同样的热心去作,为要扶持那信心软弱的,如同罗马书十四章所说的;但我们又应该毅然决然拒绝那讲行为的顽固派。这事以后我们再要详论。
       
      基督
            基督在马太十七章二十四节为向祂门徒征收丁税的事,与圣彼得讲论君王的儿子是不是免税,彼得说免税,但基督仍吩咐彼得到海边去,说:“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这一件事也与我们的题目极其恰当,因为基督在这里称自己与那些属祂的人为王的儿子,为王的子女,并不缺少什么;但祂仍然自愿顺服,纳那税银。这一件事对于基督的义,或祂的得救,有何须要或帮助,祂其余的事或是祂门徒其余的事,对于称义,也就有什么须要或帮助;因为他们都跟随义,是自由的,行这些事只是要服事别人,给他们一个行善的榜样。
            保罗在罗马十三章与提多三章的训言也是一样性质。这些训言就是基督徒应该顺服凡在上掌权的,随时行各样善事,不是要藉此称义,乃是要在圣灵所赐人的自由上藉这些事服事别人与那些掌权的,甘心情愿并用爱心顺服他们的意志。凡学校,修道院,与神甫的行为都应是这种性质。各人应按照职业与地位工作,不是要藉工作追求义,乃是藉工作可以管束身体,作别人的榜样;那些人也必管束他们的身体,好叫他们也可以藉这样的工作出以爱的自由将自己的意志服在人的意志之下。但应该大大留意,不要有一人疑心妄想他会因这样的工作称义,或有什么功劳,或会得救;因为那只是信的工作,如同我一再说过的。
       
      教会的训诫
            凡明白了这事的人,就在教皇,主教,修道院,教会,官府的无数教条与训诫之中,能容易而无危险的找出他应走的路来,有些无知的牧师坚持这些好像是称义与得救所必需,称之为“教会的训诫”(其实全然不是训诫)。因为一个基督徒,一个自由的人,必要说:“我禁食,祷告,遵行人所吩咐的这一条诫命,不是因为这是我称义与得救所必需的;乃是我可以对教皇,主教,对地方,对有的官府或邻舍,表我应有的尊敬,给他们作榜样,我愿意行各样的事,忍受各样的事,正如基督百倍为我所作所忍受的;祂并非自己少不了这些事,祂虽然不在律法之下,但为我们的缘故仍服在律法之下。”就是那些暴虐的官府用强暴,不讲公理,吩咐作这样那样,也无妨碍,只要所吩咐的不违背上帝。
            就所说的看来,人人能够安全的判定一切行为与律法,并正确可靠的分辨出来,知道谁是瞎眼的无知的牧师,谁是善良的真实的牧师。因为凡不以管束身体或服事他邻舍为唯一目的而行事的,他所求的虽不是违背上帝,就不是善的,也不是基督徒所行的。因这缘故我很怕在我们今日没有多少或全然没有什么学校,修道院,教会的祭坛与职分实实在在是合乎基督教的:断然不是,连在某圣徒日的特别禁食与祷告也不是的。我说,在这一切事上我怕只是寻求我们自己的利益,以为藉着这些事我们的罪得以洗净,在这些事上我们可找着救恩。这样,基督徒的自由就毁灭无余了。这是由于我们不明白基督徒的信与自由而来。
       
      不明自由
            这种对于自由的愚昧与压制,许多瞎眼的牧师还煞费苦心去提倡:他们赞扬这类的善功,夸耀他们的赦罪票,冲动鼓励人行这些事,但全不说到信。但我劝你,你若愿意祷告,禁食,或在教会立什么善事机关,就须留意,不可为得什么今生或永远的好处行这些事。因为你若这样行,就是伤害你的信;惟有信可使你得着万事。你要甘心情愿白白的施舍,叫别人可因所施舍的得益处,因你与你的仁慈乐意快乐度日。这样,你就是真善,是真正的基督徒,因为你在管束身体上所用不着的这些善功与你有什么益处呢?你的信就够你用的,藉着信上帝赐给了你一切。
            照着这一个标准他就要留意凡我们从上帝所得的好东西,就应当流出来分给别人,都可以公用,所以各人应当“披戴”他的邻舍对他一举一动,要仿佛对自己一样。这些东西已经从基督身上流出来,流到我们身上:他也这样“披戴”了我们代我们行了各事,仿佛祂就是我们一样。同样,这些东西也须从我们身上流给那些没有的人,所以我应常将我的信与义放在上帝面前,可以遮盖我邻舍的罪,为他的罪祷告,我将他的罪归在我自己身上,为他的罪尽力,服事,仿佛他的罪就是我自己的一般。这就是真爱,这就是基督徒生活的真标准。凡有真实无伪之信的,也有这种真实无伪的爱。因此,使徒在林前十三章五节论爱说:“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