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宣教会::通知::Notce
  • 发表于 : 14-08-18 13:41
  • 善功的道理 ——选自马丁·路德著作《基督徒的自由》(8)
    •  作者 : GNN_gracia…
    • 阅读 : 2,137  



    •       从此就容易明白在什么事上善功应被弃绝,而在什么事上可以保存,并拿什么标准解释人论善功的教训。若以行为为得义的方法,使行为负着这个邪恶妖物的重担,就是你行善仿佛可藉此称义,这就是看行为为必要,而破坏了自由与信;人若在行为上加上这种意义,行为就不再是善的,只是实在可咒可诅的行为了。(参赛二七:1)因为这种行为不再是自由的,这种行为是亵渎上帝的恩典;因为因信称义得救纯属乎上帝的恩典。行为分明没有能力作这样的事,但人因不敬虔的心与我们自己的愚妄,仍然假模假样去作,因此就强行干预恩典荣耀的职务。我们并不弃绝善行;我们反倒爱惜,并多多教导人。我们不因善行本身的缘故定善行的罪;乃是因所加的这一个靠行为称义的不敬虔与误解的观念的缘故定行为的罪;因为这是以行为只在外表上装善,实际上并不是善的;他们乃是欺骗人,引导人互相欺骗,如同凶恶的狼披上羊皮。(参太七:20)
            但这一个妖物,这一个论善行的错误观念,若无诚实的信心是不能胜过的。那些讲行为的圣徒,若不让灭此妖物的信在他们心里作主,就无法脱离牠。人的本性无法胜过驱逐牠,甚至认牠不出,反看牠是意志最圣洁的一个标记。若加以习俗的势力,并如不义的官府所行的与人败坏的本性取一致行动,就会成一种不治之恶,引人走入迷路,叫无数人灭亡而无恢复之望。因此,传讲并著书论到悔改,认罪,赎罪,虽然是好的,但我们若止于此,而不传讲信,我们所传讲的必是欺骗人,必是邪恶无疑。
       
      我们所应传的
            基督,像他的先驱约翰一样,不仅说:“你们应当悔改”,但加上一句关乎信的话说:“天国近了。”我们不应单传上帝的这些话的一句,应两句都传;我们应从我们的库里拿出新旧约的东西来,拿出律法的声音,也拿出恩典的言语。我们必须拿出律法的声音,叫人畏惧,得以知道他们的罪,因而回转过来,悔改,过更好的生活。但我们不应就此止步。因为那只是伤害,不是包裹,只是击打,不是医治,只是杀害,不是救活,只是引人入地狱,不是引人出地狱,只是叫人自卑,不是高举。因此,我们必须传恩典的言语与赦罪的应许,藉此教导人信,坚固人的信。没有这样恩典的言语,律法,懊悔,悔改以及其余一切行为都是行之无益,传之无益。
            直至今日仍有讲悔改与恩典的传道人,但他们不将上帝的律法与应许说的清楚,叫人从律法与应许明白悔改与恩典的根源。因为悔改从上帝的律法而来,信或恩典却从上帝的应许而来,如同罗马十章十七节所说:“可见信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所以人因上帝律法的威胁与可畏自卑了,认识了自己之后,就因信上帝的应许可得安慰,可被高举。所以我们读诗篇三十篇五节说:“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爱的行为
            论到普通人的行为,同时也论到基督徒为自己的身体必须有的行为,就不多说了。末了,我们要说到基督徒对于他的邻舍的行为。人在今生不单是为自己活着,仿佛只为今生一己工作,他乃是为世上一切人活着,不但如此,他乃是全为别人活着,不是为自己活着。因这缘故他要管束身体,使他更诚心诚意白白的服事人,如同保罗在罗马十四章七节所说:“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为自己死。因为他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因此基督徒要在今生懒惰,不为他邻舍作工,实不可能。他必得说话,与人交际言谈,如同基督一样,有人的形象,成了人的样式(腓二:7),与人交际,如巴录书三张三十八节所说。
       
      行为不救人
            但这些事没有一件是他称义与得救所必需的。因此他在一切行为上只应该以这一个思想为指导,只看这一件事,使他凡所行的都是服事人,有益于人,只看看是他邻舍所必需的,有益处的,此外,别无所计。那位使徒吩咐我们要以手作工,叫我们可以周济那缺乏的,他原可说我们应该作工养活自己,但他说:“分给那缺少的人。”这就照顾身体如何是基督徒所应作的工,因为藉着身体的健康舒适,我们能作工赚钱,积蓄,藉此可帮助那缺乏中的,如此,强壮的肢体可以服事软弱的肢体,叫我们成为上帝的儿女,互相照顾,互相帮助,各人的重担互相担当,因此成全基督的律法。这就是真正基督徒的生活,在这种生活上信藉爱生出真正的效果;那就是信生出有欢喜又本于爱而行的最慷慨的服务,以此服事别人而无望报之心,对于自己他有信的丰富,就心满意足了。(弗四:28;加七:2;加五:1)
       
      行为由爱而生
            所以保罗教训腓立比人,如何因信基督成了富足,如何因信富有一切之后,立刻就再教训他们说:“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圣灵有什么交通,你们就要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凡事不可结党,凡事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腓二:1)在这里我就清清楚楚看见,使徒为基督徒的生活定下了一个标准,就是我们应该专以我们一切的工作谋别人的幸福,因为每一个人在这里既有如此的丰富,他一切别的工作,他的全生活都只是一种盈余,可以本着他自动的慈悲心肠,拿来服事帮助他的邻舍。
       
      基督为表率 
            使徒又举基督为这种生活的模范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使徒这些有益的话曾为那些不懂使徒所说的“上帝的形象”,“奴仆的形象”,“样式”,“人的样子”,而将这些说法用于神性人性的人弄模糊了。保罗的意思如此:基督虽然满有上帝的形象,虽然富有一切的义,并用不着什么工作,也用不着受什么苦,使祂成义,得救(因为祂从起初就常有这一切),但祂并不以此自矜,也不抬高身价在我们以上,作威作福管辖我们,祂虽然有权柄能如此行,但祂并不如此;反倒在世劳苦,工作,受苦,受死,为的要与别人一样,在形式上,在动作上,只要与人相同,正仿佛祂也少不了这些事,仿佛没有上帝的形象。但祂行这一切都是为我们的缘故,为的要服事我们,叫祂用这种奴仆的样式所作成的,都可以归于我们。
            一个基督徒,像他的元首基督一样,也是因信满有一切丰富,原来就应以他因信所得的上帝的形象心满意足;只是如同我所说过的,他应该增加他的信,一直到成为完全。因为信是他的生命,他的义,他的救赎;信救了他,使他成为可喜悦的,赐给他凡基督所有的一切,如同以上所说过的,又如保罗在加拉太二章二十节所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我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 基督徒虽然脱离了一切行为,却应在这种自由上虚己,取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有人的样子服事帮助他的邻舍,在样样事上照上帝藉着基督曾如何待他,现在仍如何待他的样式去待他的邻舍。他应该白白的行,只看着是上帝所喜悦的。他应该想:“我虽是一个不配又定了罪的人,上帝却在基督里面给了我凡称义与得救所有一切的丰富,并不是由于我的功劳,乃是出于白白的恩典,我所要的只是信,就是相信这是真实的。因此,我为什么不应全心全意,欢欢喜喜,并白白的行,凡我所知道足以叫用非常的丰富浇灌我的天父喜悦的事呢?我也要将自己当作基督献给我的邻舍,如同基督献自己给我一样;我一生只要行那我看为对于我的邻舍所必需的,有益处的,因为藉着信我富有基督所有的一切好处了。”

    •